尊敬的访客:欢迎您的加入及发布您的企业产品!

不戴帽子就是衣冠不整,朱元璋是怎么管住群众的帽子的?

发表:2019-01-11 13:40:56浏览:12

作者/寇研 本文系腾讯独家未经授权严禁转载

1344年的那个春天,一场百年不遇的旱灾袭击江淮,赤地千里,饿殍遍野。这年四月,朱元璋的双亲相继离世。为挣得一口饭吃,16岁的朱元璋剃度出家,成为一名小和尚。

当和尚的三年里,朱元璋以“化缘”为名,四处流浪、乞讨,饱受磨难,后来明太祖曾回顾这段流浪史:“突朝烟而急进,暮投古寺以趋跄,仰苍崖崔嵬而倚碧,听猿啼夜月而凄凉,魂悠悠觅父母而无有,志落魄而泱佯”。(《明太祖集》卷一四)

1000

这段经历足以刻骨铭心,以至当朱元璋成为义军头领,征战途中再次邂逅曾以几颗残存的冻柿子救自己性命的一棵柿子树,还特意脱下身上的红色战袍,披挂在柿子树,还说:“封尔为凌霜侯”(张定《在田录》)

不单是给一棵柿子树封官,曾经为生存所迫、剃光头发做和尚的朱元璋先生,似也尤为关心头发那些事。比如新朝开制、百废待兴中,他仍然忙里偷闲,亲自推广了明代男子独有的基本发饰:网巾。

1

网巾:基本款

洪武三年(1370)春天,明太祖微服简行,到一个叫“神乐观”的道观检查工作。有道士在灯下干活,手里是一块网状的小玩意,明太祖问曰:“此何物也?”,道士回禀:“网巾,用以裹头,则万发俱齐。”

这网巾形似网兜,网口加了滚边,曰“网巾边”,网巾边上系带,即“网巾带”。再有一对小环,称“网巾圈”,网巾带从网巾圈穿过、系结,以固住头发。古时,中原人崇尚“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,不敢毁伤,孝之始也”,不论男女头发都老长,男子往往会在头顶扎一个发髻。因而这网巾顶部又预留出一个圆孔,也有滚边和绳带,发髻从圆孔探出,再由绳带缚住。

由是,网巾的正确使用方式为:将网巾覆于头部,发髻从网巾顶的圆孔穿出,上下网巾带一起收紧,这样不论头顶的发髻还是底部的碎发,一律收进网巾里,曰“万发俱齐”,又叫“一统山河”。

1000

才刚登基不久的朱皇帝,对“万发俱齐”和“一统山河”的象征意义格外欢喜,便携带了几只网巾回宫,又试戴、研究了一番,结果对其束发的实用性也很满意。第二天明太祖便下诏推广网巾的使用,谓明代男子“人无贵贱皆裹之”。由此,在皇帝的领衔下,网巾成为明朝男子独有的发饰基本款。

既令人无贵贱皆要戴,那网巾制作的材料必须廉价、易得,不然推广总会有难度。明代网巾的制作材料不一而足,从细绳、马尾、鬃丝、绢布甚至头发,皆可用来编织。比如《金瓶梅词话》第十二回,西门庆谎称做网巾,问潘金莲要一绺头发,“做顶线儿”。这顶线儿便是网巾顶部圆孔处的网巾带。

基本款也是基础款,意味着只是发饰的第一步,因也与身体贴近,相对私密,不能轻易示人。明一代,有身份的人出门,尚还需在网巾外罩以巾或冠。那些为图简便、爽利,单单裹了网巾就外出的人,通常是没什么身份的平常百姓。

网巾和巾帽的关系,一首叫《网巾》的“艳词”说得好:“网巾儿。好似我私情样。空聚头。难着肉。休要慌忙。有收有放。但愿常不断。抱头知意重。结发见情长。怕有破绽叫人瞧也。帽儿全赖你遮掩俺。”

通篇双关语,既说网巾,也借网巾的私密隐喻私情。最后一句也说明了,这私情就像网巾,通常是需要帽儿来遮掩的。

2

四方平定巾:皇帝钦定的文艺范

明太祖颁发的洗剪吹的定制,不单包括网巾,还有一种叫“四方平定巾”的巾帽。

《七修类稿》载,明初年,明太祖召见浙江诗人杨维桢,发现杨头上戴着一定别致的黑漆巾帽。明太祖问之,杨回说此乃四方平定巾。“四方平定”就跟“一统山河”一样,对这位创业之初的皇帝,别有一番吸引力。

照例,明太祖也将四方平定巾研究了一番。此巾帽乃明代读书人的常备便帽,戴在头上是帽,呈四角方形,板正挺括,取下则是巾,可随意折叠,方便收纳。明太祖极中意,随即下诏,“洪武三年令士戴四方平定巾。”

1000

网巾作为基本款,实用为先,样式单一,材料也无贵贱之论。但巾帽就不同。明代巾帽款式、种类繁多,且有等级之分。如这四方平定巾,乃读书人专用头巾。而皇帝、皇太子常服,须戴“乌纱折角向上巾”,官员则戴乌纱帽,民间百姓流行戴一种叫“六和一统帽”的瓜皮帽,等等。

身份低贱者,根据“低”的程度,佩戴巾帽又有所区分。如皂隶工人戴圆顶巾或平顶巾,乐工戴青罗包巾,舞人裹皂罗包巾,等等。还有一种特别的头巾,绿头巾,为教坊司伶人专用。

巾帽既有明确的等级区分,当然不能随意僭越,《明史》载,文武官员若随便佩戴巾帽,要“革去冠带,戴平顶巾,于儒学读书、习礼三年。”

许多种类的巾帽中,因四方平定巾为皇帝钦定,自带文艺光环,是读书人的标配,又成为明代庶民最热衷的首服之一。官员赋闲、离职,摘下乌纱帽,便会改戴四方平定巾,以此作为恢复庶民的象征。

明代中后期,四方平定巾的制式也有所变化。洪武初年,太祖力倡节俭,四方巾颜色大多为黑漆,高度适中。到了中后期,四方巾制式大为变化,明末叶梦珠《阅世编》卷八有载:“其后巾式时改,或高或低,或方或扁,或仿晋、唐,或从时制,总非士林莫敢服矣。”其时黑色已不为方巾专用色,所用质料也有增加,如纱、缎,《醒世姻缘传》出现的用于方巾的质料还有“紫绒、黑绒、黑绉纱、马尾登云”等。

最引人注目的要属方巾高度的变化。成化年间,方巾高度还为14厘米左右,到了嘉靖年间,方巾高度已增加到25厘米,因此,民间有“头顶一个书橱”的说法,用来形容一个读书人戴的高帽子。

3

剃头令:发之不存,网巾何附?

崇祯十七年(1644),清军入关后,沿途发布告示,曰:“凡投诚官吏军民,皆着剃发,衣冠悉尊本朝制度。”不剃发者,逮至军门,“朝至朝斩,夕至夕斩”。剃发令一下,不论“一统山河”,还是“四方平定”,俱成往事。

清军入主北京,并未遭遇激烈的抵抗。历史学家顾诚先生认为,清廷曾有过以较小的代价统一全国的机会,因为“明清之际,中国仍处于封建性农业社会,占人口绝大多数的农民和相当一部分官绅地主居住在乡村,他们同朝廷、官府的关系主要表现在照章输赋服役,一辈子没有进过城的农民多得很,中央朝廷的更迭对他们来说是天高皇帝远。”

但剃头令一下,局势骤变。大规模的武装反抗遍及全国,“许多地方的抗清斗争不始于清廷接管之时,而起于剃发令颁布之日。”

此时,网巾再次登场。

不管因为网巾是大明子民独有的发饰,有明一代,这一传统延续了二百七十多年,还是因为此乃明太祖创行的“祖制”。从一统山河到失去山河,明遗民赋予网巾特别的意义。此时,坚持戴网巾已成为一种政治行动,谓“国破衣冠在”。

1650年,张居正之孙张同敝遇害之前,特意拿出藏于身上的网巾戴上,曰:“为先帝服也,将服此以见先帝。” 因此明清鼎革之际,网巾一度与令牌、刀枪一道作为明代“余孽”谋反的证物。

叶梦珠《阅世编》有载,顺治初年,某些仕清的汉人官僚,“剃发之后,加冠者必仍带网巾于内。”想想清朝人的发式吧,再戴一个网巾,会是什么样子。只能说,人要怀起旧来,啥事都干得出来。

网站地图 | 网站导航

广告服务:湖北优博传媒有限公司 媒介合作:1 289 35 73 31@QQ.com

本平台所展示的信息由企业自行提供,内容的真实性、准确性和合法性由发布企业负责;本平台对此不承担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。